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关注

木工机械刀具知识智库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收藏
收藏
生活
生活
推荐
推荐
互动
互动

京城第一木工(民间故事)

2019-8-10 09:52| 发布者: mgdaoju| 查看: 735| 评论: 0

摘要: 明光宗朱常洛登基一个月,突然暴毙,其长子朱由校匆忙登基,年号天启。话说天启初年,朝中有位左都御史叫杨涟,为人刚正不阿,与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势如水火。杨涟家住在南城,南城有一位叫鲁德的木匠小有名气,自称 ...
明光宗朱常洛登基一个月,突然暴毙,其长子朱由校匆忙登基,年号天启。话说天启初年,朝中有位左都御史叫杨涟,为人刚正不阿,与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势如水火。杨涟家住在南城,南城有一位叫鲁德的木匠小有名气,自称是鲁班后人,祖上为避战乱才迁来京城。杨涟听说了,就请他来家中做木工活。鲁德来后,见杨家房屋矮小,陈设简陋,如同平常人家一般。要他做的木工活计,所用也只是杨槐榆柳,并无一点花梨、紫檀等珍贵材料,杨涟为人也是和善,不曾有半点权臣架子。鲁德不禁对其无比崇敬,由衷赞叹:“杨大人身居高位,却清廉自守,朝堂上对奸佞横眉冷对,下朝后对百姓和气善良,真令小人深深折服。今后如有用小人之处,请随意差遣。别的我不会,木工技艺我还是会一些的。”
杨涟听完挺感动,觉得鲁德这人深明大义又很聪明,于是下朝后常常来找他聊天。一日下午,杨涟没来,却有一紫衣中年无须男人进了鲁家,大叫:“鲁德在家吗?”鲁德慌忙出来迎接,满脸带笑问道:“这位先生贵姓?要照顾我什么生意啊?”紫衣男人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我也是替人做事,我家主人府上要做几件家具,听说你手艺精湛,特派我来重金相邀。鲁师傅,请带上家什跟我走一趟吧。”鲁德犹豫地回道:“这位先生,我前几日刚接下几桩生意,一旦误了工期赔不起啊。”

紫衣男人冷哼一声,从腰里取出一锭银子,扔到鲁德面前不屑地问道:“这银子,够赔给他们了吧?”鲁德忙捧起银子连连点头:“够了,够了。”紫衣男人冷笑着说:“那就跟我走吧,办完差事还有重赏。”鲁德背上褡裢,跟着紫衣男人出了家门。紫衣男人让他上了一辆马车,自己上了另一辆马车。鲁德发现,车内门窗被蒙得严严实实,丝毫看不到外面的情形,也辨别不出东南西北,只觉得马车跑了一阵子,进入一处大院落。等马车停住,有人打开车门要他下车,鲁德这才看清,原来是一处花园,遍植名贵花木,花丛间有一处木工作坊,门上挂着匾额,写着“天下第一木工”六个字。让他下车的是紫衣男人的随从,那人对鲁德说:“鲁师傅,我家总管去请主人出来,这作坊乃是我家主人平日使用,您可以进去一观!”鲁德走进工坊,却见地上堆满珍稀木料,桌上有一套木匠家什,都是镶金嵌玉,四周的桌案上摆满了做好的木器,都是精致无比。鲁德正看得入神,紫衣男人陪同一位穿黄长衫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紫衣男人大叫:“鲁德,这是我家主人,还不过来行礼!”鲁德慌忙过来跪下行礼,那年轻人问道:“鲁德,听说你是鲁班后人,木工手艺高超。我也爱做木匠活,你与我在园中切磋切磋如何?”鲁德急忙摇头回答:“这位相公,我是木匠,如果你要做家具,我来做,但比赛是不行的。”紫衣男人怒斥道:“鲁德,你竟敢拒绝!你知道我家主人是谁吗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家主人乃是当今皇上,我乃是大内总管魏忠贤是也!”鲁德正色回道:“刚才一下马车,我就猜到自己身在何处了。正因为如此,我才不敢参赛,我不过一介草民,与皇上比赛,谁敢评定优劣,又有谁会替我做主?我听说左都御史杨涟杨大人最是公正,除非请他出任评判,并请百官一起来旁观见证,我才会答应参赛!”魏忠贤刚要发怒,皇上朱由校却说道:“这样也好,杨涟曾说过你一定会赢朕。朕也说过,如果朕输了,就再不做木工活,而是专心政务。那就把他叫来做评判吧,朕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。鲁德,三日后你与朕比试三场,分别是比眼力、比刀功、比创意,你回去准备吧。魏总管,你把鲁德送回家中,三天后一早,再带来御花园与朕比试。”魏忠贤只得遵旨,鲁德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原来一天前,鲁德正在家干活,杨涟登门拜访,刚进门就一躬到地。鲁德吓得赶紧跪下,杨涟扶起鲁德说:“鲁师傅,我是来请您帮忙的!”鲁德忙说:“杨大人有什么事要小的做,尽管吩咐吧。”
杨涟这才长叹一声,说当今皇上朱由校,从小就不爱读书明理,只喜欢率性胡为。登基之后更是不理朝政,却在魏忠贤和乳母客氏教唆下,天天在御花园里做木工活,魏忠贤趁机把持朝政,私传圣旨,百官无不摇头叹息。杨涟仗着拥立有功,就去劝说朱由校,要他勤政不要做木工,朱由校却振振有词反驳道:“魏忠贤和乳母都说朕做木工,比做皇帝有天赋多了,朕也这样想!朕即便再勤政,奈何资质平平,也断然比不上太祖、成祖。既然做不成千古一帝,不如做成天下最好的木匠。你劝朕放弃做木工,除非你能找到比朕更出色的木匠,让朕心悦诚服!”杨涟马上想到了鲁德,于是回禀:“臣知道南城有一木匠姓鲁名德,乃是鲁班后人,手艺高超,臣认为他一定能赢皇上,不信可以把他叫进宫来比试一番。”朱由校还没说话,旁边的魏忠贤大叫:“杨涟大胆,皇上是什么身份,怎么可以跟民间的木匠比赛?”杨涟诺诺而退,但是他了解朱由校的性格,知道他为人自大无比,争强好胜,一定会偷偷找鲁德进宫比赛木工技艺,于是提前找到鲁德。杨涟讲完,拉住鲁德的手,恳切地说道:“鲁师傅,此事从小上说,关系到您鲁家名誉;从大上说,关系到朝廷安危,百姓福祸,请您一定要出赛,而且一定要赢!”鲁德听完沉思不语,许久才说道:“杨大人啊,就算我敢与皇上比赛,但谁敢判定我获胜啊?就算我赢了,皇上和魏忠贤恼羞成怒,要杀我怎么办?”杨涟马上回答:“你可以要求在百官面前比赛,并要求我出任评审,我豁出脑袋不要,也会与你共进退!”鲁德听完热血沸腾,连连点头道:“杨大人忠心耿耿,视死如归,那我就陪杨大人斗一斗皇上和阉贼!”
再说魏忠贤把鲁德送回家,临走前冷笑道:“姓鲁的,别以为有杨涟替你撑腰,你就能赢。皇上手艺高超,你还真不一定能胜得了。况且你要知道,你一家老小都在京城,我派了手下,如果你赢了,我就杀光他们!”鲁德听完此话不禁冷汗淋漓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魏忠贤冷哼一声扬长而去,鲁德望着他的背影沉思良久。三天后的一大早,魏忠贤就驾车到了鲁德门前,只见鲁德正背着褡裢在门口等候。魏忠贤让他上车,之后直奔紫禁城北面,从神武门进了御花园,只见不仅文武百官,连后宫嫔妃也都来观看,比赛由杨涟做评审,魏忠贤主持。只听魏忠贤宣布:“比赛第一场,比眼力,辨识宫中所藏珍稀木材品种。”太监搬出各种各样材质的木料,请鲁德和朱由校辨识。鲁德虽然出身木匠世家,但敌不过朱由校出身皇家,见惯了皇宫里的珍稀木料,自然比不过他,只得认输。杨涟见第一场输了,不禁忧心忡忡,但看鲁德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,就又放下心来。魏忠贤宣布:“第二场比刀功,在硬木上镂空雕刻,限定一个时辰内完成。”太监取出两块一尺见方,一寸厚的紫檀木,交给俩人。俩人各自取出刻刀开始雕琢,只见两边木屑飞舞,刀光闪闪,众人不禁纷纷喝彩。一个时辰后,俩人都完工了,朱由校雕出的是八仙献瑞图,八个人物生动无比,栩栩如生。鲁德雕出行乞图,讨饭的花儿乞丐足有数十人,一阵风吹过,恍惚从画中传出乞丐们的呼喊,文武百官不禁动容,嫔妃中竟有数人忍不住垂泪。杨涟还没宣布结果,朱由校就长叹一声:“鲁德刀功胜朕十倍,这场朕输了。”鲁德忙跪下说道:“皇上啊,并不是我刀功了得,实在是此图情景,乃是我在南城亲眼所见啊。如今百姓辛苦,皇上却沉迷木活,不理朝政,实在令我等百姓悲痛啊。”魏忠贤立刻打断鲁德,训斥道:“鲁德,你又不是官员,竟敢妄议朝政,诽谤皇上,是要找死吗?”
朱由校皱了皱眉头,瞪了魏忠贤一眼。魏忠贤不敢再说,只得宣布:“第三场比创意,自由设计作品,限时两个时辰。”这次太监用帷帐把俩人圈了起来,俩人在里面忙活起来。两个时辰后,俩人都完成了作品,朱由校率先命人撤去帷帐,只见露出一只活灵活现的木龙来。朱由校命人取来一大桶水,把龙尾浸入水中,拍了拍龙头,龙尾竟然自动汲水,然后从龙嘴里喷出,在半空呈现出一道彩虹,百官无不拍手赞叹。朱由校得意扬扬地说道:“这乃是朕所设计的汲水龙,可用于宫中走水之时灭火。”朱由校说完,与魏忠贤对视一眼,俩人都洋洋得意。杨涟不禁担心起鲁德。鲁德表情依旧平静,随后也撤去帷帐,露出的是一只木牛和一只流马。鲁德操作起来,原来木牛会耕地,流马会驮运,百官也都一片惊叹。最后轮到杨涟评判了,杨涟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认为鲁德应该获胜,因为同样时间内,皇上只完成了一件,而鲁德完成了两件。”顿时有官员附和杨涟,魏忠贤马上反驳:“鲁德所做木牛流马,并不比皇上的汲水木龙高明多少,至于数量却是无足轻重,毕竟创意要讲究新奇而不是数量,我看两人最多打成平手,杨大人为什么要说鲁德获胜?”百官中也是一片附和之声,杨涟也说不出所以然,一时难以决断,只有朱由校和鲁德相对无言。最后朱由校大叫一声:“你们都给我停下。”大家顿时都不再争吵了,朱由校望着鲁德问道:“鲁德,你觉得这一场谁输谁赢啊?”鲁德早有打算,侃侃而谈:“皇上,我觉得您制作的木龙与我制作的木牛流马,要评定孰高孰低,只有一起拿去民间,请百姓们评定一番最好。”魏忠贤想要反对,杨涟忙连声称是,朱由校也觉得有理,于是命侍卫化装成木器商家,带上两人所制汲水木龙与木牛流马,探问百姓的意见。直到傍晚时分,侍卫才回来了,向朱由校禀报:“皇上,您的汲水龙被两家财主看上想要购买,而鲁德的木牛流马被众多百姓农家看上,都是几家凑钱争相购买,已经订出几十套。”朱由校不禁奇怪地问道:“难道百姓们都不怕失火吗?为什么不买我的汲水木龙?”侍卫回答:“因为民间的百姓都说‘家无隔夜粮,匣无银钱,屋破房塌,就算着火了,光着身子跑就是了,要汲水木龙何用?倒是木牛流马有利于耕种驮物,所以就算是大伙凑钱也要买。”朱由校听完沉默许久,最后叹息道:“鲁德不过一个木匠,也懂得劝谏于朕,让朕明白百姓疾苦和所需所求,看来是朕输了,朕不过是个假木匠,你才是真木匠啊。朕说话算数,从此再不做木工了,专心政事。而鲁德,你要代替朕,经营朕的木工坊,朕赐你‘京城第一木工之名,并拨给你银子,为京城百姓多多制造木牛流马,并免费发放。”鲁德忙跪下致谢:“谢皇上为天下苍生所做的决定。”朱由校说话还挺算数,从此专心政事,当了几天好皇帝,鲁德也为百姓免费做了不少好用的农具。但没多久,朱由校又被魏忠贤和客氏蛊惑,杀了杨涟。鲁德事先得知消息,早早携家带口逃出了京城,但“京城第一木工”的故事却流传至今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分享到22.5K

QQ|Archiver|小黑屋|木工刀具网 ( 浙ICP备13034294号  

GMT+8, 2019-12-15 06:14 , Processed in 1.10939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!  X3.4

© 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